动图欣赏:蒲公英如何漂在空中?

本文来自窗敲雨的微信个人公众号“酷炫科学”,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

在孩子眼中,蒲公英种子大概是自然界绝妙的玩具。轻轻吹一下,就可以看着这些毛茸茸的“小降落伞”在风中飘远。

这些种子很擅长乘风传播,它们经常能飞到一千米以外甚至更远的地方。这是怎么做到的?最近发表在《自然》的一项研究向世人展示了其中的一些细节。

研究者们用显微镜和CT仔细检查了蒲公英种子的冠毛结构,然后把它送进风洞模拟种子下落的过程。激光照亮了空气中悬浮的小颗粒,用这种方法就可以记录下蒲公英周围的空气流向。结果研究者发现了一个特别的结构:在悬浮的蒲公英种子上方,出现了一个稳定的涡环。

vrain-dandelion-liquid-dynamics-1

下面是一张照片,看得更清楚一些:

vrain-dandelion-liquid-dynamics-2

涡环在生活中并不少见(烟圈就是一种涡环),不过这种稳定保持在物体上方同时又不与之接触的涡环比较特别,研究者将其称为“separated vortex ring”。这个涡环在蒲公英种子的上方制造出了低压区域,增加了种子下落的阻力,让它能在空中悬浮更长时间,这样就有更多机会被水平方向的风吹到远处。

每个蒲公英种子都长有大约100根小绒毛,每一根大约有7.4毫米长、16.3微米宽。小绒毛的疏密程度对于涡环的形成和稳定非常重要,研究者们用小硅片制作了不同孔隙率的模拟种子,结果发现只有孔隙率接近天然蒲公英(约92%)的时候才能维持涡环的稳定。

了解了蒲公英种子的飞行,或许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设计出在空中长时间悬浮的小型飞行器。

图片来自pixabay

图片来自pixabay

原论文:https://www.nature.com/articles/s41586-018-0604-2

一些相关报道:

https://www.nature.com/articles/d41586-018-07084-8

http://blogs.discovermagazine.com/d-brief/2018/10/18/dandelion-seeds-fly/#.W8lEvmgzbIV

https://www.sciencenews.org/article/dandelion-seeds-create-bizarre-whirlpool-air-fly

kxkx-qr

“天眼”年薪10万招不到人,过低“人头费”支撑不起“国之重器”

“人头费”过低致“国之重器”难吸引优秀人才

根据科技媒体报道,被誉为“国之重器”的贵州天眼FAST望远镜,明年上半年将正式开启24小时观测,为此,FAST面向全国启动了新一轮的人才招聘。但结果并不理想。

招聘启事显示,FAST此次共招聘24人,涉及数据处理、数据中心运营和通信维护等岗位,要求科研人才能够长期在FAST现场工作、英文水平良好,有部分岗位还要求能够胜任夜班工作。这样艰苦的岗位,在数年之后可以给编制,年薪(加上加班补贴)约10万元。按新的个税计算,10万年薪意味着,每月税前七千出头,税后到手五千多一些。对于这样的“科学家”待遇,很多朋友大摇其头。

国之重器“天眼”FAST望远镜(五百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)上一次感动全中国,是在2017年9月基础设施完成之际,也是首席科学家、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南仁东先生去世的时候。

图片来自flickr | internetadn

图片来自flickr |
internetadn

二十多年,南仁东先生以前瞻性的眼光,不求名利,默默地踏遍了贵州的大小山峦,承担从勘探选址,到基础建设、科学目标等一整套的艰苦工作,筚路蓝缕,带领团队完成了电子、机械等领域一系列突破,建成了 “中国天眼”。为此,中宣部追授南仁东“时代楷模”荣誉称号,在全国科技系统开展了向南仁东先生学习的系列报告会。

“天眼”FAST,是一个涉及天文学、力学、机械、电子学等诸多领域,“世界独一无二的大科学工程”的大科学工程,它的性能也超越了国外同类天文仪器。在过去两年的调试期间,数项指标的表现都超过预期。截至目前已发现了53颗脉冲星、60颗优质候选体。国内外天文学家们都对FAST表示了兴趣和合作意向,将来其可能成为国际合作的重要科学设施,也可能是未来天文科学成果成规模出现的地方。

不过,目前,南仁东先生呕心沥血建成的这个“国之重器”显然遭遇了一个众所周知的尴尬——“人头费”预算太低,难以吸引优秀人才。

从招聘要求来看,要维护“天眼”这样的高端科学设备,需要懂英语、数据、代码的科技人才,在当今的人才市场上,这些要求其实很高。在一二线城市,即便是普通本科毕业生,也可以轻松找到十几万的工作,让家人孩子过上比较满意的生活。“天眼”维护人员需要蹲守深山,还不能玩手机,只有台式机可以用,而且半个月才能出来回家一次。对于时下需要结婚、买房、生孩子的年轻人,仅仅十万年薪,又何谈有动力去告别家人,到贵州深山里蹲守呢?

其实,天文学界的另一个“国之重器”,凝聚中国科学界智慧的郭守敬望远镜(中国大天区面积多目标光纤光谱天文望远镜,LAMOST)早就遭遇了同样的尴尬。首席科学家、中科院院士崔向群在2016年4月接受《人民日报》采访时就说,“建成后至今,国家每年都会给一笔运行费,但是却没有相应的人员经费,我们只好借钱来发薪。”

科研人员也是人,需被“市场”公平对待

在科学界,国家和上级单位下发的科研项目经费,其使用范围受到严格限制,比如备件更新、消耗品、水电费等,用于人员的只能是出差、开会,不能发工资,甚至不能用于大科学装置所在地的工作出差。人力资源成本开支(即“人头费”)一般不超过5%,最多不超过15%,且只能用来支付临时工劳务费,正式的科研人员不能领取。

崔向群院士直言,“科研工作的本质是高强度、高水平的人类脑力活动。即便再重大、再先进的科研装置,缺少了具体人员的设置、操作、维护乃至后续的数据采集和分析,就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‘躯壳’。”

我们在感慨“为什么日本18年拿了18个诺贝尔奖”,为什么中国本土没有领先科学家,缺少重大科学突破的时候,也许正是低廉的劳动力价格,让科学劳力们疲于为基本生活需求而奔波,从而没有时间和精力投入需要消耗心智、长期钻研的重大科学课题。诺贝尔奖所青睐的,往往是基础科学的重大科学突破。这样的成果是没有办法通过完美的计划来实现的,因为没有人会知道它们会在什么地方、什么时候出现。基础科学,最初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现实经济利益,但它出现之后,也许某一天就会改变这个世界。

当日本诺贝尔奖获得者中村修二在公司地下室研究蓝光时,当华人科学家高锟先生研究光纤时,它们看起来都是困难重重、遥遥无期,甚至还可能没什么实用价值,但他们所在的公司、学校都给予了坚定而长期的支持。李克强总理在2016年4月视察北大的时候,谈到发达国家在这方面的经验——“人头费”占比高达80%-90%,一时成为被刷屏的话题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我们的宣传中,科学家成为了不计名利、无私奉献的“清贫”形象。可我们不能忘记了,科学家也是普通人,科研人员也需要被“市场”公平对待。

天眼FAST所需要的人才,国家电网、中石油、中石化、BAT们也同样需要。当“国之重器”和国企私企进行人才竞争的时候,科学界能不能切实进行经费管理改革,拿出有竞争力的薪酬,这可能会涉及未来科研队伍的问题,也涉及未来我们国家科技实力在国际上会否有竞争力。

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“沸腾”,转载请联系原账号。

无糖食品的三大误区

随着“糖有害健康”的观念深入人心,“无糖食品”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欢迎。不过,关于“无糖食品”对健康的影响也众说纷纭,各路“专家”的说法也经常互相矛盾。这里梳理一下关于“无糖食品”的误区,帮助大家正确认识“无糖食品”这个概念。

ywx-sugar-free

1、“无糖食品不一定无糖”

一些营养专家也这么说。关于这种说法有三种理由:一是“无糖食品中也还是还有一些糖的”;二是“无糖食品只是无蔗糖,可能含有麦芽糖等其他糖”;三是“虽然无糖,但是有淀粉,在体内还是会变成糖”。

按照国家标准,“无糖”是指每100克(或者100毫升)食品中所含有的糖不超过0.5克。按照这个定义,“无糖”确实也可能含有一些糖。这是一个“标注阈值”的问题,就像“0反式脂肪”是指反式脂肪不超过0.3%,而不是“一点也不含”是同样的情况。这个含量的糖对健康的危害可以忽略,所以纠结于这个“还是有一些”完全没有必要。

国标标准中的“不超过0.5克糖”,是指所有单糖和二糖,而不单指蔗糖,麦芽糖、果糖、葡萄糖、乳糖等等都算在其中。所以,“无蔗糖”但是有蜂蜜、糖浆、红糖、冰糖、果汁等等,也还是不能称为“无糖食品”的。如果把“只是无蔗糖,而含有麦芽糖等其他糖”的食品称为“无糖食品”,会被消费者打假索赔到吐血。

淀粉经过消化被分解成葡萄糖而被吸收,确实是“在体内变成了糖”。但是消化需要时间,这使得它对健康的影响与单糖、二糖不同,所以含有淀粉并不影响它是“无糖食品”。

2、“无糖食品无热量,可以减肥”

无糖食品有没有热量或者热量是不是更少,并不取决于“无糖”,而是取决于“含有什么”。这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。

市场上有甜味的“无糖食品”分为两类:

一类是用无热量甜味剂,比如糖精、甜蜜素、阿斯巴甜、三氯蔗糖、甜菊糖、罗汉果甜苷等等高甜度甜味剂产生甜味。它们有的本身不产生热量,有的热量很低而甜度高,在实现相同甜度时的产生的热量完全可以忽略。如果是饮料,那么它们代替糖确实没有热量;如果是糕点、面包等食品,就需要考虑它们代替糖之后食物里含有的面粉、脂肪等其他食材如何。对于后者,往往还是要用麦芽糊精、精制淀粉或者油脂来产生口感,所以实际上的热量未必就会减少。

另一类无糖食品使用糖醇代替糖。糖醇不是糖也不是醇,而是一种低甜度的碳水化合物,比如木糖醇、麦芽糖醇、山梨糖醇等。它们在人体小肠里不容易被吸收,没有吸收的部分到了大肠被肠道菌群分解利用,代谢产生的有机酸能被人体吸收。总体来说,它们能产生热量,但是比淀粉和糖要低一些。

3、“无糖食品不产生血糖波动,糖尿病人可以放心吃”

糖尿病人不能吃糖的原因是要避免血糖急剧升高。无热量甜味剂不会影响血糖,糖醇对于血糖的影响也比较小。也就是说,它们本身对于糖尿病人都是友好的。

但是,它们本身跟“用它们代替糖的无糖食品”是两码事。跟热量问题一样,对于饮料来说,就是用它们代替了糖而已,所以糖尿病人可以放心的喝。但对于糕点、面包、酸奶等食品,就需要考虑它们之外的食品原料是什么。在这些食品中,糖的作用不仅仅是贡献甜味,还要产生食物的质感。甜味剂只能产生甜味而不能产生质感,就需要其他原料来模拟口感。而“其他原料”如果是麦芽糊精或者精制淀粉,那么也会很高的升糖指数,糖尿病人还是需要很小心的。

糖醇除了产生甜味,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模拟质感,所以用糖醇代替糖的“无糖食品”对糖尿病患者还是比较友好的。不过糖醇也还是会导致一定的血糖波动,而需要用大量糖的食品往往也含有比较多脂肪和精制淀粉,所以谨慎的建议是:糖尿病人可以吃,但适可而止。

本文来自云无心的微信个人公众号,编辑版首发于“全民较真”,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

洞穴那么窄,蚂蚁如何防止“堵车”?

本文来自窗敲雨的微信个人公众号“酷炫科学”,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

在需要建筑新巢时,蚂蚁们会开始忙碌的挖掘工作:叼起沙土颗粒,把它们一点点运送到地面,从而在土壤中造出通道。

vrain-ant-traffic-1

在向下挖掘时,蚂蚁们制造的通道通常比较狭窄。狭窄的通道能更好地支撑身体,避免在垂直攀爬时打滑,而且用比较少的体力就可以挖得更深。但是,在狭窄的通道里来回往返,这岂不是很容易发生堵塞?当一只工蚁走进洞穴,发现迎面而来的工友挡住了去路,它会怎么办?

今年8月发表在《科学》上的一项研究表示,很多时候这个问题的答案是:当场放弃。

研究者们把火蚁个体用不同的颜色标记,放进透明的容器中,观察它们如何挖洞。结果显示,相当一部分工蚁工作不怎么积极:它们可能压根就不怎么工作,或者在通道里遇到迎面而来的同伴时就立即放弃工作,直接原路退回去给对方让路。

vrain-ant-traffic-2

(具体说来就是图中这样。当向下走的蚂蚁y遇到了下方叼起土壤颗粒往回走的工友z时,y很多时候都会选择直接后退。当然,y这一趟就不会对推进挖掘有任何贡献了。示意图来自原论文)

这种应对方式造成了工作分配的不平均,用研究者的话说,大概30%的蚂蚁干了70%的活儿。但适度的“懒散”和“退缩”对缓解拥堵确实有效,在缺乏指挥的前提下就保持了通道内的通畅。当然,那些干活少的蚂蚁其实并不是真的懒,如果研究者把搬砖最多的几个个体挪走,剩下的蚂蚁就会变活跃,让工程继续推进下去。

总之蚂蚁告诉我们,在空间有限的时候,适当放弃其实效率更高。如果要控制一大群小机器从事挖掘之类的工作,应该也能用到同样的策略。

(不知道这一点能不能应用到分手厨房上……)

原论文:http://science.sciencemag.org/content/361/6403/672

相关报道:https://www.eurekalert.org/pub_releases/2018-08/giot-mww080918.php

kxkx-qr

花心还是忠贞?让动物大佬教你做人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物种日历”,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

花心还是忠贞?这是一个问题。在动物们的世界里,一夫一妻、一夫多妻甚至一妻多夫都普遍存在。今天就为大家介绍一下那些一夫一妻的动物们吧。

多情的田鼠

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大草原上,到了春天,年轻的草原田鼠(Microtus ochrogaster)就会离开父母,开始组建自己的小家庭。它们的“婚礼”既温柔又狂野,两只田鼠会互相嗅、舔、蹭,并为对方梳毛,还会在一天内交配15-30次。结为配偶之后,它们就会厮守在一起,一起筑巢和照顾孩子。不过,雌鼠也有可能生下其他雄鼠的崽,说明田鼠并不是完全“忠贞”的动物。3/4的田鼠夫妻终生不离不弃,如果一方死去,只有不到20%的田鼠会接受第二任妻子或丈夫。

草原田鼠 | 图片来源:Barbara L. Clauson / kars.ku.edu

草原田鼠 | 图片来源:Barbara L. Clauson / kars.ku.edu

虽然私生活非常浪漫,但草原田鼠也有暴力的一面。在交配后不到一天之内,田鼠会突然变得讨厌“外人”,遇到“家人”以外的同类,就会扑上去攻击。

频繁的交配会让田鼠分泌一些激素,比如催产素和抗利尿激素,这些激素是操纵田鼠爱情的魔药。如果我们给雄鼠注射抗利尿激素,他就会对雌鼠表现得十分亲热,非她不娶,并对其他的田鼠大打出手。如果我们用化学物质阻止抗利尿激素发挥作用,雄性草原田鼠就会变得冷漠无情,感觉不会再爱了。而如果给雌鼠注射催产素,她会变得对雄鼠热情,好像非他不嫁。奇怪的是,催产素并不会使雌性草原田鼠变得暴力,所以雌鼠脾气不好应该另有原因。

一对恩爱的草原田鼠 | 图片来源:pinterest

一对恩爱的草原田鼠 | 图片来源:pinterest

“魔药”让田鼠相爱的根本原因,还是在于它们的脑子。哺乳动物都能分泌催产素和抗利尿激素,但这两种激素在大脑的什么位置发挥作用,因物种而异。草原田鼠和它的亲戚山地田鼠(Microtus montanus),大脑接收催产素和抗利尿激素的位置就不一样,这让它们的行为迥然有别。山地田鼠非常不解风情,雄鼠在交配后立即跑路,就算你给它注射多少激素,也不会让它爱上谁。

换句话说,草原田鼠是天生的“情种”。在哺乳动物里,像它这样一夫一妻制的物种,只占到大约3%。

开后宫?你付得起奶粉钱吗?

一夫一妻制是演化生物学上的一个难题。按理说,一个动物越“花心”,跟越多的异性发生关系,就会留下越多的孩子。雄性动物尤其如此,因为精子比卵子小得多,“便宜”得多,一个雄性动物可以产生许多精子,让许多的雌性受孕。传说摩洛哥阿拉维王朝国王的伊斯梅尔,后宫有500多名妻妾,他有888个孩子。

如果“后宫”可以让动物子嗣兴旺,那么何必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?其实,我们应该反问的是:你觉得随便哪根葱都能搞得起“后宫”吗?

一只雄狮与两只雌狮,一夫多妻的情况在动物界并不少见。图片:Uniqornia / weheartit.com

一只雄狮与两只雌狮,一夫多妻的情况在动物界并不少见。图片:Uniqornia / weheartit.com

有些动物可以一大群往一块儿凑,有的却不行,这里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生态条件。比如食物资源非常稀少时,如果动物聚成一群,大家都会因为食物不足而饿死,后宫也就无从谈起了。

而且,当吃饭都成为问题的时候,如果遇到异性同类,你只会担心它和你抢粮食,根本不会往羞羞的方面想。草原田鼠之所以如此多情,可能是因为它们生活在资源匮乏的环境里,每一对田鼠都坚守自己的领地,不许别的田鼠进犯。对内的温馨和对外的暴戾,对田鼠而言,就是一体两面。

一夫一妻制出现的另一个原因是小孩太难养了,对这一点,人类肯定深有体会。不是每个人都像伊斯梅尔那样可以供得起许多小孩的奶粉。如果你的一大堆妻妾生了一大堆孩子,然后通通饿死,“后宫”对你来说也就毫无好处。所以还不如从一而终,一对夫妻共同养育一个或几个孩子。

不出意外的话,大天鹅是一夫一妻的,但如果一方意外死去,另一方大概率会再寻新欢。| 图片来源:Tony Hamblin / www.flpa-images.co.uk

不出意外的话,大天鹅是一夫一妻的,但如果一方意外死去,另一方大概率会再寻新欢。| 图片来源:Tony Hamblin / www.flpa-images.co.uk

在天愿做比翼鸟

这方面最经典的例子正好就是鸟类。“仰视百鸟飞,大小必双翔”,鸟类里的一夫一妻制异常多(超过90%)。雏鸟要在短时间内长大到可以飞行需要大量能量,所以小鸟们通常胃口惊人。我们都看到过春天的鸟妈妈和鸟爸爸在空中来回穿梭,衔来虫子塞进雏鸟的小嘴里,这确实是一项非常辛苦的工作。杂色山雀(Parus varius)的雏鸟每小时要进食五次,由父母合作进行喂食。

杂色山雀在喂食。| 图片来源:threepark.tistory.com

杂色山雀在喂食。| 图片来源:threepark.tistory.com

像人类一样,如果鸟类的“夫妻”能够齐心协力合作,家庭生活也会更加顺利。比如,去年就在一起的三趾鸥(Rissa tridactyla)“老夫老妻”,比今年新结合的“新婚夫妇”产卵更早,养育的小鸟数量也更多。因为“老夫老妻”的合作更有默契,这也许是一些鸟舍不得“原配”的原因。

一对三趾鸥在崖壁上照看自己的孩子。图片来源:T. Müller / wikipedia

一对三趾鸥在崖壁上照看自己的孩子。图片来源:T. Müller / wikipedia

时间是影响一夫一妻制的另一个因素。如果一种动物的繁殖时间非常短暂,比如某些蛙类和海鸟,“脚踩两只船”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。因为大家都在同一时间“谈情说爱”(有点像大学?),当你找到一个配偶的时候,其余的异性早就已经“名花有主”了。

保护欲也可能导致一夫一妻制的产生。和食物一样,配偶本身就是一笔珍惜的资源。现在的基因检测技术,让我们可以给野生动物做“亲子鉴定”,结果发现,许多鸟类的后代里,都有“隔壁老王”的杰作。费心费力把孩子喂大,却发现不是自己的崽,这实在太可怕了。更可怕的是,许多雄性动物都有杀婴行为,当找到一个带着小孩的雌性之后,先把她的小孩杀掉,再与母亲交配。

雄性狮子杀婴,这可以促使雌狮尽快发情。图片:Paul Joynson Hicks、Barcroft / YouTube

雄性狮子杀婴,这可以促使雌狮尽快发情。图片:Paul Joynson Hicks、Barcroft / YouTube

雄性动物可以整天看着配偶,不让绿帽子落到自己头上,但看着老婆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,老婆多了,他也负担不起,往往只能紧紧看住眼前的这一个。小巧可爱的犬羚(Madoqua spp.)是少见的一夫一妻制羚羊,雄犬羚不会保护孩子,但对老婆的保护欲却非常强。他总是一步不离地跟在老婆身旁,并在四处留下自己的气味,一方面是为了标志领地,另一方面也是宣告雌犬羚已经“名花有主”了。

柯氏犬羚 Madoqua kirkii,上图为雌性,下图为雄性。图片来源:Yathin S Krishnappa / wikipedia

柯氏犬羚 Madoqua kirkii,上图为雌性,下图为雄性。图片来源:Yathin S Krishnappa / wikipedia

如果爱,就一辈子在一起

最后,如果找到“另一半”的可能性极小,那么就不要指望“天涯何处无芳草”了,这方面最好的例子可能是(雌雄异体的)寄生虫——不会走路,没有眼睛也没有什么脑子,在别人的身体里混沌度日,“谈婚论嫁”肯定非常困难。所以遇到一个配偶之后,它们往往会长相厮守。

某些种类的血吸虫,比如日本血吸虫(Schistosoma japonicum),成熟的雌虫和雄虫终生都会贴在一起。短粗的雄虫身上有一条凹陷,称为“抱雌沟”,他会把细长的雌虫夹住,这样,没手没脚的虫子也可以(不要脸地)拥抱老婆了。

雄性日本血吸虫通过抱雌沟抱住雌性。图片:ruby.fgcu.edu

雄性日本血吸虫通过抱雌沟抱住雌性。图片:ruby.fgcu.edu

血吸虫的远亲,双身虫(Diplozoidae)更为“痴情”。交配之后,雌虫和雄虫的身体会长在一起,变成字母X的形状,终生不能分开。真是上天比翼鸟,在地连理枝啊。

一种双身虫,雌虫和雄虫长成X形。| 图片来源:QM Dos Santos et al. / Journal of Helminthology(2015)

一种双身虫,雌虫和雄虫长成X形。| 图片来源:QM Dos Santos et al. / Journal of Helminthology(2015)

如何做出不会堵住的过滤器?向蝠鲼取取经吧

本文来自窗敲雨的微信个人公众号“酷炫科学”,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

蝠鲼吃饭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奇特:它们张开巨大的嘴,在海里游来游去。这些看起来有些吓人的大型软骨鱼其实靠滤食维生,海水流进它们的大嘴巴,经过鳃耙的过滤,把小小的浮游生物留下,其余的海水又会从鳃裂流走。

vrain-mobula-filter-1

(蝠鲼滤食。原视频:Oscar Olsson)

对人类而言,过滤也是个十分常见的操作,最简单的思路就是用一张滤网拦住比它孔隙直径大的颗粒。但是这样做却总是伴随着一个烦恼:颗粒容易把滤网会堵住,不得不经常更换或者清洁。

但是每天过滤着海水的蝠鲼看起来却不受堵塞的困扰,它们也并没有什么用来清洁过滤装置的操作。蝠鲼的鳃为什么不会被食物颗粒堵住呢?

为了弄清这个问题,有研究者用3D打印模型和计算机模拟进行了实验。他们选择双吻前口蝠鲼(Manta birostris) 作为参考原型,模仿了它的解剖结构,并通过游泳速度推测了过滤时的流速。这些大家伙过滤食物的装置由一排排平行的结构组成,看起来有点像是倾斜的多米诺骨牌。

vrain-mobula-filter-2

(蝠鲼的滤食结构。图片来源:Misty Paig-Tran)

实验显示,这些过滤结构的工作方式和滤网其实非常不同。滤网应该只能拦住比开口直径大的颗粒,颗粒会容易卡在开口的地方;而蝠鲼的过滤结构却能留下比开口更小的颗粒,而且小颗粒并不会堆积在缝隙的开口处,它们会在这里被“弹开”,继续沿着过滤结构的表面前进(见下方示意图)。结果就是,海水会随着缝隙流走,而食物颗粒则一路向前,进入了蝠鲼的消化道。

vrain-mobula-filter-3

(原视频来源:James Strother)

是什么阻止了小颗粒进入过滤结构的缝隙?当水流遇到过滤结构时,会在开口处产生涡流(见下图),研究者表示这些涡流就是阻止食物颗粒进入缝隙的关键。

vrain-mobula-filter-4

(看到缝隙开口处蓝色的漩涡了吗?原视频:Rachel Gutman)

利用蝠鲼的方法,或许也能设计出更不易堵塞的工业用过滤器,例如用来处理废水中的塑料微粒等等。

原论文:http://advances.sciencemag.org/content/4/9/eaat9533

相关报道:https://www.theatlantic.com/science/archive/2018/09/how-manta-rays-gill-rakers-filter-water-without-clogging/571324/

kxkx-qr